重楼种植技术网

解读2017年重楼涨价

首页 > 重楼市场价 > 正文
日期:2018/3/4 23:59:30

   2017年8月底,重楼突然涨价,至9月,价格攀升到1100多元,统货最高价1180元。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国庆节刚过,重楼价格转身下跌。目前,价格在1000元上下徘徊,跌幅接近20%。是谁操纵了重楼价格?是谁让重楼在两个月内上演了一出冰火两重天的悲喜剧?

重楼

   一、一只看不见的手
   重楼作为一种中药材,它的需求主要来源于药厂,现在,全国对重楼有原料需求的药厂约有90余家,涉及的中成药品种不到80个,属于需求较小的三类药材。
需求最大的是云南白药集团,其次是四川光大制药,其它例如生产云南红药(散、片、胶囊)的云南植物药业、昆明制药厂、昆明中药厂等需求较小,都是一些打酱油的级别。
按市场生存法则,生产原料价格上涨就会减少药厂的利润收入,对于众多厂家来说,最好是原料不出钱,但那是痴人说梦,面对重楼供不应求价格逐年上涨的残酷现实,怎么办?
最有效最直接的应对办法就是充分利用市场手段,或利用资本逐利性,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到重楼种植中,或利用中药材供求关系自身形成的金字塔结构,与固定的为数几个供应商结成利益同盟,操纵重楼价格大起大落,实现药厂增加库存、供应商获利的目的。
    2017年8月底以来,仅楚雄市就发生几十起种植中的重楼被盗案,苴笔者所知,全省范围内,单起被盗重楼价值在几十万元以上的案子就为数不少,原因何在?重楼涨价所致。
因为涨价,鲜重楼一度达到390元的高价,盗窃者一晚上的工作就可以弄个上万收入,甚至几万。盗窃者如此,何况种植户,看到价格大涨,谁不愿意把地里生长着的血汗尽快挖了卖个好价钱,免得担惊受怕。这就是药厂和供应商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大量重楼采挖,意味着将有大量重楼药材进入市场销售,最终汇聚到财大气粗又迫切需要重楼的药厂仓库中。通过涨价实现了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刺激种植户渴望发财的心理,让更多的重楼涌入市场。
只有第一个目的,没有第二个目的,厂家不是笨死了就是被供应商要挟了,显然,作为利益同盟,厂家才是坐庄的老大,它不仅要货还要低廉的价格。第二个目的就是让价格跌下来。
于是,我们不可能看得到听得见的密谋开始了,一场密谋后,厂家关仓停收。消息一夜之间被“传达”到中间收购商,而产地收购商、产地种植户、采挖野生重楼的药农还沉浸在重楼涨价的喜悦中,或挥汗如雨地采挖家种重楼,或在深山密林中四处寻觅野生重楼,或顶风冒雨走村穿寨几斤、几十斤地竞价收购。分散在天南地北的重楼逐渐聚少成多,厂家希望的结果在狂热的炒作中一步步实现,而那些最为辛苦勤劳的人们的利益被利益同盟在推杯换盏的笑谈中瞬间化为乌有!
   二、连锁反应是有利还是有害
   毋庸置疑,2017年的重楼涨价事件一定会载入云南中药材发展史。因为重楼涨价所带来的巨大利益诱惑,极大地推动了云南重楼种植业的发展,涨价所释放的能量引起了重楼种子、重楼种苗的连锁涨价,面对一亩地所需要的5、6万元中种苗成本,广大种植户依然接踵而至、蜂拥而上,这对重楼种植业的健康发展是有利还是有害?
   云南重楼规模化种植始于2010年,迄今不过七年,2017年采挖的重楼绝大部分是2013年之前栽种下去的下山苗,也就是个头较小的野生重楼,用种子繁育的种苗所栽种的重楼几乎还不能采挖,笔者多方了解,这几年栽种的大重楼在这一次涨价中80%以上被采挖殆尽。
那么,未来几年将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断档期,这预示着重楼下一次的涨价必然掀起惊涛骇浪,是1500元?还是1800元、2000元?我们不敢妄下结论。但有一点,目前一株3元左右的矮杆重楼苗,一株3.6元左右的高杆重楼苗,算上每亩每年5000——6000元的地租、管理费,栽种五年时间,一亩重楼的总投入接近10万元,每亩没有30万元以上的产值,对于投入巨资的种植户就没有了强大的利益驱动,然而,对中药材产业乃至中医药产业的发展又是不利的。
药厂生产的中成药或者健康产品,既要考虑市场同类产品的价格也要考虑政府物价管理部门的监管,不可能把原料的价格直接传递给最终产品的价格,原料任着性子地涨价既违背市场规律又是相关生产企业不可能接受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对重楼来说,价格就是水,它既能迸发出汹涌澎湃的市场推动力,而一旦走火入魔,严重威胁制药企业的根本利益,它又能彻底葬送重楼光明的发展前景。


上一篇:重楼真假鉴别
下一篇:重楼高价位刺激家种生产迅速开展
重楼种植技术资料
大家都在看